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2014年赚钱买车

买车,然后带自己的妞去兜风

 
 
 

日志

 
 

[博客周刊 * 观察] 韩寒竟然疑似当年红卫兵  

2007-03-20 10:38:53|  分类: 博客周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编辑手记:

      

今天关注的这个人物是超级大粉丝“团队”的偶像,韩寒是80后超级大明星级作家,其小说作品也渲染了无数少男少女的“芳心”。可以这么说,韩寒的出名是文坛培养的结果,也是文坛炮制的失败产物,于是,最终韩同学没有走上文坛的舞台和历史的角色,甚至接受了主流文坛前辈们的“集体”痛心与遗憾。而更严重的是,现在已经接受了媒体和研究学者们的关注和思考。于是现在人们对他的骚动非常的敏感和关注.也许他也这样的喜欢和乐于奉献这样的骚动的姿态.语不惊人死不休,一言激起万丈浪.去年的炮轰文艺界的风云与胜利,也许使得今年他还想继续进行.就让我们那那他的姿态吧!

 

 

李吉诃德 博客专栏

    
  目前是“80后”的天下,这是不争的事实。王朔不服,所以疯了。王蒙虽然有《青春万岁》,但实际上废纸一堆。青春永远只是一季,谁把持着谁就可以“天下无敌”,“骂无对手”。
  
  看把他们狂的。不过“90后”马上就要报到了。
  
  人总会老。人老了,说话做事不外两样——一是比较中庸、正统,因而比较乏味,进而不合年轻俊杰们的听觉习惯;二是他很可能会犯些糊涂,不论观点抑或表述方式。这样难免又会招人侧目,弄得不好还要被年轻俊杰们谩骂群殴。
  
  但人老了就是这样。你骂他他这样,你不骂他他也这样。除非你把他打翻在地,再踏上几只NIKE脚,说:呔!老东西,“吃饱了撑的”!这样他以后就不敢乱说了。
  
  王蒙就是一个这样的老东西。我们都知道,他是从那个“背上踏脚,脸上刻字”的时代好不容易才熬过来的作家。作为作家,他从1957年之后便无话敢说了。他与所有那些“30后”被封住嘴巴的年龄,也正是韩寒这些“80后”张嘴“牛逼”,闭嘴“傻逼”的年龄。那时中国这样的“傻逼”有50万个,叫做“右派”。但据说他们又都是有些智慧的——“牛逼”的 “傻逼”是也——。所以韩寒也不妨放尊重一些。因为王蒙只是说说话而已,而且又与你无关。
  
  当然一个七十几岁的人了,难免就要说些错话蠢话,“虚伪与扭曲”的话。
  
  错话蠢话是一定的,因为他老了而且外行,必然糊涂;“虚伪与扭曲”也是一定的,因为他是作家,并且是从1957年的那个时候过来的。如果他不“虚伪”,不“扭曲”估计也就活不到2007年的今天了。或许这是一种习惯,仿佛许多人与动物后天养成,却又自己不知的本性。人老了,也只好按照一条老路并倚靠着识途的老马来走,现在再学赛车肯定是不行了。
  
  那么怎么办呢?呆着,并且闭嘴?
  
  我们知道,韩寒作为“80后”的代表,从来就不“虚伪”,也不“扭曲”。这是靠他的天才与天才和天才赢得的。有时看他骂人我常常走思,想他要是早生20年会是如何。我想他也一定不会“虚伪”或“扭曲”,因为他手里或许提着皮带,走起路来也是雄赳赳笔直的样子。就像他自认的没有对手,因为大家都怕了他。
  
  自然区别还是有的。那时的年轻俊杰们用的是大字报或拳头;而韩寒用的则是“杂文”或“傻逼”——但我知道,他们是在同一条路上,只是走法与时间不同而已。
  
  令韩寒得意的是天下的可骂之人都被他骂了一个透。在这点上他很有些“上海王朔”的味道——或者称王朔为“北京韩寒”也是可以的。总之江湖相望,英雄相惜。除非哪天王朔“抢了他的女人”,否则他们还会这样骂遍天下无敌手,并且一南一北这样寂寞着。我想,或许真该有个那样的女人问世,又会这个又会那个,又爱这个又爱那个,结果就使他们彼此打将起来——那一定是风雷激荡的大场面,足以超过某部“翻拍片”。之后呢?大家就开始卖书。
  
  这倒很像是王朔最瞧不起的金庸笔下的故事——两个顶级的高手,一对寂寞的大侠终于为了一个女人开始决斗……但似乎又“搞笑”了一些,因为他们擅长的武器只是唾沫;而且人间的女人似乎也都死绝了。
  
  但这样的大戏我们一时还无幸得见。因为他们依旧各自为战,从中国两个最大的城市向着不同的目标发射着唾液的炮火——最近,他们不约而同瞄准了作家。王朔开骂金庸,韩寒轰击王蒙。
  
  但正如我开头儿所说,金庸王蒙都已是老人,靶子先就迟钝了,他们的肉已柴了,骨也枯了,没有什么意思与味道了。所以这样的骂与咬简直就是幼畜的磨牙。
  
  王朔不是说过“谁都有年轻的时候”吗?那么也就是说“谁都有年老的时候”。骂与咬这样的老人大概是一件很“冯小刚”的事情,所以两位千万别为他们的不还口而过于得意。
  
  日本人当年有一个很不人道的做法——当然这在日本人也并不意外——,就是将不能劳动,成为负担的老人送到山里,或喂狼或饿死。当然在文明的时代,这样的事不会再有,至多也就是朝老人身上吐几口唾沫。我就奇怪,他们招你惹你了?
  
  王蒙的提案我原本并不关心。结果因为韩寒的骂,我就特意看了一遍——我也想找他的“虚伪与扭曲”。可终于觉得一切都很正常,也就是一个作家,一个老人对体育及运动员的一些善意的提示。话可能有些拿捏,可能有些执拗,但我还是看不出其他。比如他对奥运精神与口号的赞美,比如他的不赞成“体育比赛是和平时期的战争” 、“中国女排的胜利是中华民族的胜利”的说法等等。我相信这就是他的真实想法,而且也不悖常理。
  
  或许在一个老人看来,体育比赛就是游戏,就是大家高兴,合作双赢的事情。再说他怎么看是他的事情,虽然拿在两会上说,也只是代表他个人或少数人的观点,并不是要由此取消什么赛车运动或者冠亚军的争夺。
  
  我先就看到,王蒙恰恰是说不要把比赛的输赢与“政治意义”挂起钩来,并非韩寒所说的“政客之心”。我由此看了下去,觉得他对“比赛与国家间的争执”、涉及“种族、肤色、眼球颜色、洲籍”等问题的说法虽然属于老生常谈,但毕竟也是善意,并且那些问题就是在我们的运动员身上存在着。“尊重和友谊”有什么不好?难道只有你死我活才好?那不是体育,那是斗鸡或中国足球——绝对无关勇气与悲壮,脚黑而已。
  
  同样,谈吐讲点文明有什么不好?别人把子弹打在你的靶子上,犯了如此低级的错误,而你说“那冠军就应该是我的”。也好,不必文明,但至少还要讲点事实吧?
  
  同样,待人尊重一些有什么不好?你的成绩得到了国际运动组织的承认,而你说“我不需要承认”。也好,你牛逼,但非得要说吗?是的,非得要说,因为不说不足以显示你的牛逼之足。但确定一定并且肯定要说吗?是的,这就是“个性”。
  
  所以“文坛”要注意了,不想找病也就不要发什么证书奖杯的给韩寒。现在你们正处在“装逼”状态,不要最后搞得大家都“装”在一起。
  
  “我不需要承认”,想想就很有趣。用王朔的话就是“赶快记住这张脸”,因为你遇到真正给脸不要脸的脸了!
  
  如果不是王蒙说到,我并不知道我们的运动员还有在聚会上故意撞击对手,观察对方反应的“计谋”。她说看到对手连忙道歉,于是增加了信心云云。至此,“台下热烈鼓掌”,为其“智慧”喝彩。
  
  也许韩寒觉得不错,因为他并没有说这个人“虚伪与扭曲”。但我觉得这样的“经验”足够变态,不宜推广。一是你偏巧遇到了一个君子,如果要让中国足球队照此办理,难免还会被人家掀翻了打;二是你的赢与对方的道歉没有必然的关系。或者是她能力不及,或者是你超水平发挥,仅此而已。比如我在酒会上冲撞了阿里,他也是君子,也会向我道歉。但要上了场,我就得叫我妈来帮忙。
  
  当然,那个运动员或许是在开玩笑,玩小幽默,所以大家的鼓掌也不是认真的。但王蒙老了——人老了就会认真,就会把一些不值当或不知底细的话说出来,被人埋怨或骂。
  
  韩寒就说:作家出现在政协会议上本身就是件很搞笑的事情。“像发言这事情,有言则发,无言不要硬发,否则发得大家都无言。”虽然韩寒的话也并不少,——甚至比王蒙还多——,但并不妨碍他抢先定性王蒙是“吃饱了撑的”,是“充分的”“虚伪”。
  
  我对政协的性质与功能并不了解很深,想来大概就是民主监督、参政议政之类吧。作家也是社会一成员,如果有了机会自然也可以在那里出现一下,说上几句。王蒙又不是喜剧明星,有什么可“搞笑”的?再说赵本山不也去了?
  
  但韩寒的意思是作家不该出现在那里。偏偏我对作家的出没地也并不了解很深,不知道他们应该出现在哪里才不搞笑。自然有些地方是需要严肃认真的,比如王朔自言曾接触过的那些“工作者”,我想那样的“工作”一定是不能“搞笑”的。当然我平庸,没有见识。但与中国的这些大牌“作家”,这些直言壮举相比,我发现王蒙还真是很“虚伪”的一个人了。
  
  依照韩寒的剖析,王蒙的“虚伪”还表现在他的“不点名批评”人上。但王蒙演砸了,因为他再不点名大家也知道那是刘翔。我又看了下去,发现王蒙所说到的每一个人都没有点名,并不只是刘翔。倒也许是韩寒过于“敏感”了。或许“不点名批评”正是一个老人的做人或说事的习惯?虽然这是一个不怎么好的习惯,但或许和“虚伪”没有关系?与“有没有文化”没有关系?
  
  我吃不准。因为照王朔或韩寒这样的作家的标准,他们说人骂人是必直呼其名,从不“扭曲”的。但这不是王蒙的做法,所以就很令人不屑。


  韩寒哪里都对,各处都好。既有令丁俊辉把王蒙与“蒙牛”混淆起来的“幽默”;又有质问王蒙“格恩霍姆是谁”的“机敏”。但只可惜我看来看去也没有找到王蒙有这个意思。韩寒的“发挥”很好,只是全甩在墙上了——杠要是照他这样抬下去大家一概只好都做“傻逼”。
  
  韩寒说:“王蒙先生可能不知道,冠军一定是嚣张的。”可以看出,韩寒的确是个“体育赛事非常多”并且绝对内行的人。但也未必——韩寒先生可能不知道,中国男人足球从来没有拿过什么正经冠军,但他们也很“嚣张”;相反,老的苏格拉底、济科,中年的巴斯腾与年轻的亨利等等反倒并不怎么放肆。其他项目也是一样,大概获得冠军的因素中最重要的倒是实力与清醒。还有就是习惯了冠军的人大概也不会“一定”“嚣张”。相反,我倒是见过很多票友气焰很旺,上来就给足油门,扬言夺冠云云。结果呢?不晓得。看着无聊我就提前退场了。
  
  当然,我也只是一己之见,“发言”而已。就是说对一个问题由于视点不同,视力不同,完全可能——也可以——有不同的见解。当然,这些说不说都是无聊。
  
  韩寒说:“王蒙从政,敏感惯了”。我倒觉得是作家韩寒“敏感”了,或者说把事情想复杂了。实际上,王蒙并不是一个很好的政客——有他的从政经历为证。他最适合的还是做一个作家,只是比韩寒老了很多。即便我们不谈什么“孝道”之类的垃圾,但对老人至少应该包容一点。当然,这也并不需要。把事情弄清,把话意看准也就行了。尤其不要替别人去想,并且将那些你自己想出来的东西当作棒子或帽子——用现在的话就是“板砖”——再加在别人身上。这是中国人在某些特殊时期比较操蛋的一种做法。大概在崇尚“嚣张”的“80后”作家韩寒那里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但实际上,当年的“革命小将”红卫兵等等就是这样对付他们的老师的。
  
  韩寒便为王蒙“设想”道:“在王蒙心里,刘翔应该这么说:奥运会,也叫奥林匹克,奥林匹克的精神,是团结(停顿三秒等鼓掌),是互相促进。今天很高兴,在这个赛场上,在各国运动员的帮助下,我侥幸获得了冠军。如果再比一次,冠军可能不是我,是他,是他,是他他他。获得这个冠军,充分说明了,我国的体育强国,全民健身的方针是正确的。最后,希望大家还是能够赛出风格,赛出精神。”
  
  这分明就是一个白痴的自言自语。而实际上,王蒙的原话是这样的:“是的,某某的实力甚好,他本来有条件夺冠,我为他的失误感到惋惜,我们今后会有更多切磋交流的机会。至于夺冠,任何人仅凭运气和他人的失误是得不到金牌的。”
  
  除了有些老套文气,至少我看不出什么不厚道,也没有如韩寒所说“提升到政治高度”或是“官员开会做报告”的感觉。在我看来它只是一个比较和善友好的范文的意思。不是因为他做过官儿,倒是因为他是一个老作家的缘故。而“奥运会,也叫奥林匹克”,“停顿三秒等鼓掌”,“我侥幸获得了冠军”,“体育强国,全民健身的方针”等等则反而带着旧上海文人那种老派的恶毒,自得的“聪明”。这些只是韩寒为了达到“讽刺”效果的杜撰。如果我没有读到王蒙的原文,便会真的以为王蒙得了什么老年痴呆症了。
  
  作为年轻作家的“代表”,这样的杜撰在韩寒当然是可以信手拈来的。但既然是韩寒自己的话,那么之后的“赛出精神是够呛,赛出精神病肯定没问题”的结论,也只好请韩寒自己保存了。


  王蒙是作家,不是赛车手,自然体会不到“运动员在胜利后,比赛前,喜悦和压力”。韩寒是作家兼赛车手,所以他的以“赛车或者别的运动”来说“心理调整”的事就比王蒙高明。但王蒙说了几句外行的话也属正常,不值得韩寒抓住了讥笑。我的意思是谁都有自己的局限性,区别应该是那些话是不是恶意的。
  
  既然韩寒恩准了王蒙说的都是“大实话”,也就没有必要为他的“失误”较真。再说,对一件事物,不同的人自有不同的理解,不同的做法。除了韩寒要求我们必须的不“虚伪”以外,也还是有其他的情况的。比如我就觉得韩寒以业余赛车来说国际顶极竞技就是在“装逼”——不见得是“装逼惯犯”,但至少是在“装”着。仿佛他不就是红卫兵,而是“疑似”。
  
  韩寒说王蒙倡议运动员为对手的失误难过“太可笑了”,他说“运动员几乎从来不为对手的失误感到惋惜。你失误了我还求之不得了……任何运动都是一样的。现在你终于失误了,而我没失误,我就赢了。开心还来不及,谁来惋惜你啊。”
  
  我倒见过很多“意外”的情景,举两个例子吧。当年的欧锦赛,劳尔在与法国队的比赛中射失了救命的点球,致使西班牙队惨遭淘汰。当时,队友与对手都主动过来安慰他,而他失神地倚在别人肩头,仿佛忧伤的孩子。我印象很深。
  2000年意大利甲级联赛,罗马与佛罗伦萨的比赛中,巴蒂斯图塔在最后时刻向佛罗伦萨队大门射入了致命一球。巴蒂的心情是复杂的,他并没有为对手的“失误”而“开心还来不及”呢。相反,他与佛罗伦萨门将托尔多拥抱,并在赛后流下了男人泪。只因为他战胜的是佛罗伦萨——一个赋予他无上荣誉的城市。
  
  我们在很多“顶极”比赛里都能看到,运动员的一个失误,一次受伤都会得到大家的安慰。好像并没有谁表现出“开心还来不及”的样子。也许我们的眼睛与韩寒的结构不同,所以成像也不同。或者也没那么复杂,只是境界不同罢了。在那些运动员,除了胜负之外,也还有其他一些什么,比如友谊、尊严、同情……这些至少不是一个只盼着别人失误的人所能体会到的。
  
  大概韩寒是等着别人的失误等出甜头了。比如陆天明的送上门来,高晓松的撞上枪口。但他也应该明白,天下能有几个高晓松?正应了贝多芬的那句话——世界上有点儿智慧的人成千上万,而高晓松只有一个。
  
  所以有些人,有些事还不是由韩寒的运气来决定的。虽然他安排起来很愉快,也很“幽默”——比如安排让刘翔当着王蒙的面说:“王老师,我跑的还不够快,哪有您快”;比如定论什么“总比大部分伪君子的手和嘴是肮脏的好”。但这是拙劣的安排,可笑的官腔。我还不知道王蒙的手如何,但我知道韩寒的嘴并不干净。

  评论这张
 
阅读(6334)| 评论(3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