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2014年赚钱买车

买车,然后带自己的妞去兜风

 
 
 

日志

 
 

【原创】洪晃和朱伟:女人和男人的博弈  

2008-01-23 20:08:43|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月普一

在群里,突然一个人复制了一段文字。一看,原来是一个很有名的女人写的博客日志。具体的大家到她的博客里就可以看到,题目告诉你们——《牛主编》。经常看她博客的读者相信就知道谁了,不错,她就是大名鼎鼎的洪晃奶奶。

那段文字主要是文章当中的第二部分,洪奶奶谈的第二个牛主编——朱伟(《三联生活周刊》主编),第一个是《财经》杂志主编,第三个是《新周刊》杂志主编。这里小插曲一下,看全文,奶奶在谈她接触和理解的牛主编,但是文章的三部分提到三本杂志,应该对应三位主编,可惜她说了前面两个,后面只说了杂志。看来,我这里是个人推断,奶奶的文笔也不咋地(有人会说,月啊,你太有才了,这都被你发现了!)。

奶奶说:“其(《三联生活周刊》)主编朱伟,虽然是上海男人,但是早就放弃了上海男性细腻、缠绵的特色,换上了一幅‘混不令’的北方风格(有没有研究过,肯定接触频繁,属于圈内意识)。我头一次被他骂是因为我骂他,他给我介绍了一个不靠谱的编辑,我以北方女人泼辣骂他,他非常麻利地回答说,‘X你大爷,你TM什么狗屁杂志就陪什么狗屁编辑呗!’最后一次被他骂是最近给他打电话,请他刊物中评论一下王家卫导演的《蓝莓之夜》。”     接着奶奶又说:“‘我X,’ 朱伟说,‘你现在已经堕落到公关了?!’”首先,我们不可否认,这些超级名女人的记忆还真TM的精准,怀疑她每次和人家电话通话都进行了现场直播录音吧!我再也找不出其他解释了。

然后,奶奶又回忆说:“‘那XXX的电影你们不是也上封面了吗?’我好声好气地说,一点都不敢再开骂,骂不过这个上海男人(你要是和她没有更多的行业关系和利益,估计以奶奶北方女人的天性,我就不信骂不过这个外来户!)。‘那TM是我的耻辱!’他吼道,然后就把电话‘咣’一声挂了。”看到这里,我都有点心疼奶奶的不容易啊!我差点跟朱伟爷爷学习,我晕!

上面就是那位朋友复制的一段文字,下面我们就来切入主题。我看完,把奶奶的全文复制过来,接着那位朋友就说:“原来三联的主编喜欢脏口”然后我说:“当你和他关系好的时候,他说的脏话就是友好的、嬉闹的!当你和他不好的时候,就是攻击和揭露的证据!”

从文字当中可以看出,朱伟要是这样的话,真的不是什么“好东西”,对于女人来说,动不动就说脏话的男人其实真的是继流氓、盗贼、吸毒等之后的又一大东西男人。但是,我们也发现,奶奶也不是什么东西女人。比起朱伟就是好多了,因为她更多的表现出一位主编的身份和修养吧,姑且这样分析。

我不知道,这样的文章写出来,对当事人双方的影响是怎么样的,对于他们的读者和周围的人又是怎么样的。对于一位成功人士(奶奶好像不喜欢被叫这样的感觉)也许弊端就必要暴露和滋生吧。

人是怎么生与死的?看完我的上面的文字应该有所长进吧?没有的话,下次单独找我聊哈!哈哈哈……

 

 

洪晃《我的非正常生活》节选

《编辑人选》

“我想求您帮个忙。”1998年的时候我跟朱伟刚认识,打电话非常客气。当时我很巴结他,因为我特别想在他的《三联生活周刊》上发表我写的小破文章。我写东西和我说话一样,非得有观众,如果没有人登载,我绝对不写,那不是跟面壁一样吗。
  “嗯,说吧。”朱伟说。
  “帮我找个编辑吧。”
  “干什么的?”朱伟问。
  “干什么的?编东西的,编辑还能干什么。”由于我当时对刊物不同编辑的不同分工比较不清楚,而下意识地又觉得朱伟这种文人看不起我和我办的刊物,我的语气里充满了防守攻击的腔调。
  “你到底要什么样的?是编辑文字,还是要出题目的。”
  我还是不太明白他在说什么。“就要那种两个都行的吧。”
  “编什么栏目的?”朱伟问。
  我还是觉得他的问题里充满了对我的鄙视。“什么栏目都能编,要有头脑的,聪明的。”我回答道。
  “好吧,我给你想想。”朱伟干巴巴地说,“就这样,还有事吗?”我总觉得该和大编辑寒暄几句,拉拉近乎,假装我也是同行,但是让他憋得什么都说不出来了,只好告辞:“那……我等你电话吧。谢谢啦。”
  过了几天,朱伟果然推荐了人,编辑部面试之后发现此人只能花不到一半的时间工作,另外的时间要自己打坐、养神、拜佛。我气疯了,我觉得就是朱伟拿架子,看不起我和I Look,不推荐好的编辑给我。我想和他打架,我觉得他不够朋友。我想他这样戴眼镜的上海文人肯定特别怕非常粗野的北方女人,所以拿起电话就喊:“X他大爷的,你丫怎么拿我开涮,那他妈编辑能他妈干活吗?!”
  谁知道这个在北京居住多年的上海人居然立刻操着没丢干净的上海口音反击道:“X你大爷,你他妈不知道你要办什么样的杂志,我他妈怎么给你推荐?”

 《当主编真牛》
  这是我期待已久的时刻:脸上做出非常严肃认真的表情,把不大的眼睛瞪圆,小嘴巴撅起,薄薄的嘴唇紧闭,身体不时摇摆以便显示我在从各个角度观察面前的选择,像专业人士一样。这是1998年11月,我头一次为《I Look世界都市》挑选封面。
  康明手里有两张封面:左手举着的是金黄色调,一个纯洁的女孩肩上扛着麦穗,白色的衣服几乎是围在身上的,有点像古罗马的装束,女孩的脸是个侧面,有一个像蒙娜丽莎的
笑容挂在嘴角上,头上有一个用柳树枝编的花环。右手的决然不同,一张模糊的黑白照片上面有一个蓬头散发的女孩,双眼警惕地凝视前方,一种紧张的神态,身上黑色的衣服没有任何细节,两只胳膊半张,也是一种神经质的姿势。
  “你觉得哪个好?”我问利丰雅高分色部的头儿,潘先生。
  “这个吗,要看你喽。”小潘是那种可以去外交部礼宾司当司长的商人,说话滴水不漏。
  “你觉得哪个更好?”我追问道。
  “这个金黄的嘛,和你原来I Look的风格比较近似;那个黑白的嘛,比较有个性。”在他的脑子里话已经很清楚了,这句话的意思是:“这两张都不能当封面,金黄的这个还凑合,和你杂志勉强有点关系,那黑白的纯属于瞎胡闹,想都别想。”可那个时候我还是属于热血沸腾的阶段,不具备听明白这种话中话的能力,我当时的理解是,这个看过无数封面的香港人觉得我两个封面都不错。
  “你说呢?”我问康明。
  康明是我们的美编,他是一个小个子,说话有一丝非常好听的四川音。他还会眯眯笑,而他笑的时候你是绝对不可能拒绝他的。这时候他笑眯眯地说:“你说了算喽,我都喜欢。”
  我这时候才意识到,当主编真牛,能让一张破照片挂满全国成千上万个街头。
  我刚接手I Look的时候,我们整个后期几乎都是在印刷厂作的。现在想想,利丰真是很照顾我们。我们每次都是大队人马杀到蛇口,有美编、责编、主编,美编还经常是两个两个地派去。到了就去利丰的分色车间,霸占两台上好的苹果机,把还没有排完的刊物就地做完。一般这时候美编身后还坐着一个责编或主编什么的,没完没了地下修改指令,“这个再往上点”,“那个再往左点”,“把这个模特的腿再修细点”……
  已经是半夜两点多了,我还是决定不了到底哪张照片当封面。潘先生和康明困倦得直揉眼睛。我们当时坐在利丰为客户准备的小会议室里面,这个房间有一面玻璃墙,外面是像足球场那么大的利丰办公室,而现在已经是黑漆漆的一片,只有一个看守的保安,哼着粤语流行歌曲在外面走来走去。我其实也应该是疲惫不堪了,但是兴奋让我根本没有累的感觉。
  “明天封面必须要出来了,”潘先生提醒我,“我先回去了,你慢慢看吧。”
  他走了之后我又把封面放到会议室的书架上,那上面有很多女性刊物,全国彩色印刷的刊物中有80%以上都是在利丰印的。
  “是不是黑白的更显眼一些?”我问康明。他打了个哈欠,“嗯”了一声。
  “那就是它吧,”我说,“咱们就得有点个性。”
  书终于出来了,我的第一个封面。一个模糊的、神经质的女孩,一副恐慌的表情出现在280克铜版纸,过UV,加膜的封面上。我骄傲地把刊物交给我的伙伴。
  “啊,”他惊讶地看着封面,“谁选的封面?”
  “我。”
  “穀。”他想了想又说,“显然,I Look马上要起来了。”
  “真的?!”听了这话我高兴得像被打了一针强心剂。
  “肯定。”他笑着,坚定不移地说,“因为我没见过这么难看的封面,I Look已经跌到底了,所以只能往上走了。”

朱伟:盲目地赶时尚的集市
        作者:朱伟
  1999年底洪晃接手做《I Look世界都市》的想法,是要办一本给有头脑的女人看的时尚杂志,因为她认为现在市面上流行的时尚杂志都是给没头脑、没思想的女人看的。有思想的女人应该是什么样呢?洪晃凭直觉感觉到,一是应该让有思想的男人女人来教导那些没思想的女人;二是要通过批判改变这些女人庸俗的时尚观。她真正接手做这本刊物的第一期(2000年第一期)选用了一个眼睛特别深沉的类似阿富汗少女的照片,穿特别暗的衣服,用白色为底,彻底与当时所有的时尚杂志为敌。该期封面故事是传媒大王默多克的婚姻,专题标题是《新理想主义》。第二期封面专题是《寻找刺激的女人》,洪晃向往的那种张扬、疯狂的生活方式开始登场,这一期她专门自己动笔介绍她心中有文化的设计师斯塔克。第三期,王朔终于驳不了她的热情约稿,登场说,“我早就想骂骂这些小狐狸精了”。洪晃发了一篇对他的采访,王朔又写一篇专文《女人是靠这样练成的》。到第四期,思想家文学家纷纷登场,吴文光写《我的朋友的生活事故》、皮力介绍绘画,专题是《新集体主义》、洪晃约老诗人芒克,干脆把诗发上了刊物。这一期的大片是崔宗利与另一个女模在史家胡同洪晃自己家的院子里拍的黑白片,很有文化蕴涵。最有味道的一张是屋里,背景是章士钊留下的那柜子二十四史,在视觉形象方面展现出洪晃非凡的感悟力。摄影界的一些朋友,比如曾璜就说,《I Look世界都市》当时在时尚杂志的视觉表现方面显示出一种革命性,在视觉表现力方面展示了革命的前卫性。
  2000年《I Look世界都市》从双月刊改为月刊。第一期的大片还是视觉的革命性,主角仍然是崔宗利与吕燕,场景从四合院转到航空博物馆。让时装与飞机发生关系,这也是洪晃审美趣味中那种飞扬的东西。但在文字表现方面,明显难以与视觉形象配套——聪明女人当然应该是有文化素质的,那就是刘索拉与朱哲琴,但她们的文化优越性后面的时尚呢?然后,第三期是文化的张艺谋作主菜,张艺谋与时尚杂志的关系,看来只能让他谈女人观,而大导演一旦谈女人,实际又消解了他的文化力量——办给女人看的杂志让他来谈女人,这不反而走向庸俗了吗?第四期接着练——姜文谈“明白饮食、糊涂男女”。这时候,洪晃感觉到问题了:聪明女人的偶像或者代表人物到底有多少呢?配合他们到底应该倡导什么样的时尚观呢?
  这一期,洪晃自己在刊物上发表了《时尚的包袱》一文。文章开头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开始感到时尚是一个包袱。永远的鸡尾酒会和派对,无休止的穿着打扮,化了妆再卸妆,再化再卸。我们都是为了不落伍,别人不会在我们转身的瞬间说,‘她不如谁谁谁’。
  我们盲目地在赶时尚的集市,好像我们靠这个市场来确定我们的自我价值”。这篇文章全面地批判那种时尚——“我们经常骗自己,说我们打扮是为了自己,其实不太现实,因为几乎所有好看的东西都不太舒服”。“我知道我的身体与面孔不理想,却非要不择手段地否认这个事实。我们最不能接受的是自己外表上的缺陷,这是不是很成问题”?她挖苦减肥膏,说是在腹部捂出了痱子,批判时尚的攀比,认为生活本身比时尚美得多。这是一篇写得极好的文章,但它发表后,洪晃自己马上陷入了迷惘:你不是要做一本时尚杂志吗?你要你的读者都不要时尚,都去当思想家、艺术家、企业家?

朱伟:洪晃是个随心所欲的人
      作者:朱伟
  洪晃是个随心所欲的人。1998年她慷慨地留给我一本青春期在纽约的影集,让我给《纽约空降红小兵》配图,然后就好像整整消失了半年。再见面时突然一个电话过来,说是吃涮羊肉,涮羊肉时候说,她正在帮着做《I Look世界都市》的销售,让帮着在编辑方面出出主意。那时候她还没当出版人,但她说她是一个一上飞机就狂买杂志的人,做一本时尚杂志,告诉别人穿什么衣服是一件特好玩的事。我理解,她是要通过做杂志来过一把瘾,因为从骨子里,写文章也好,做杂志也好,她都希望能证明点什么。证明过了,好比一件穿过的衣服
,也就不会再当回事。
  刚开始做发行,她说:“我打一个‘夏利’跑到地铁说,我把书送来了,你们帮我搬一搬。这怎么可能?谁求谁啊?我就老老实实把六箱书搬下去,搬得吭哧吭哧的,一点都不好玩。然后去了一个二渠道的发行会,把我给吓死了。一个黑黑的楼道,每个发行商一个小屋子。我从来不知道中国的发行渠道如此分散,根本不可能像国外那样为出版商提供系统的服务。惟一的可能就是邮局,但是这种单位只会压书,不会发书,他们的专长是利用政府政策给予的垄断,提供最少的服务,收取最高的费用。”洪晃显然对中国发行市场没有任何思想准备。然后她去做广告,她说她把一大帮广告代理召集起来,扣在那里就自己一个人说这杂志怎么怎么好,容不得别人说话,“谁说这杂志不好我跟他急”。
  又过三个月,她和点点拉了一个《I Look世界都市》的编辑请我吃饭,让我帮着介绍一些文章写得好的写手,这时她已经全面接管了这本杂志。她后来告诉我:“我当时最蠢的是完全觉得自己是个特别合适的出版人。那时我施展自己身手的欲望特别强,我觉得中国的编辑没一个懂经营的,而中国的经营者又没一个懂文化的,所以最棒的出版人非我莫属。”在当时的她眼里,做杂志是一件特容易的事。我问她打算怎么办,她天真地说:“我拉最牛逼的作家都给我写稿子,最牛的作家我都能网在一起,这杂志的质量肯定就会不一样。”
  再过一段,风风火火又一个电话打过来,说是成立了一个公司,杂志、网站一起做,让我到她公司看看。去了一看,感觉果然不错:在写字楼里搭起了纽约那种艺术SOHO里的钢结构房梁,红黑两种颜色,写字楼里虽显得暗、压抑,但充满艺术气息。也不知她从哪里找来一堆文革时的革命版画,都用镜框给挂起来。我想,这可真是典型的洪晃审美趣味。我感兴趣的是,她怎样靠这样的趣味做她的时尚杂志呢?

 

  评论这张
 
阅读(1522)| 评论(3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